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個族群形象圖

臺東縣原住民族簡介臺東縣原住民族簡介

本縣人口約二十五萬人,其中三分之一近八萬人為原住民,在全臺原住民族群中本縣佔有七個族群,是臺灣各族群匯萃的融爐,各族群間融合相處,使的今日的臺東呈現出豐富、多元的風貌,亦創造本縣所獨有兼容並蓄的獨特文化。
面積共3515平方公里的臺東縣,因受先天地形之護,南自本縣達仁鄉與屏東相毗鄰,北至長濱鄉與花蓮相接,宛如遺世獨立的桃花源,並擁有優越自然景觀及人文資源特色。
本府為將臺東的醇美風貌及獨有的人文特色全盤的呈現,以期待增加您對臺東原住民文化的認識,進而珍惜這塊美麗的家園,特編印本縣原住民各族群簡述如后:

阿美族:
阿美族

阿美族全臺人口約十四萬,其中分佈山地行政區者僅佔百分之零點五,其餘概為平地。可分為:南勢阿美群,分佈於花蓮縣境之花蓮市、新城、壽豐、吉安、秀林、 豐濱、鳳林、光復、與臺東之關山各鄉鎮。二、中阿美群,包括秀姑巒阿美與海岸阿美,分佈於花蓮縣境之鳳林、光復、豐濱、瑞穗、玉里、富里及臺東縣之長濱、 成功等鄉鎮。三、南阿美群:包括卑南阿美恒春阿美,分佈於臺東縣之成功、東河、關山、池上、鹿野、臺東、卑南、太麻里、大武及屏東縣之牡丹、滿洲等鄉鎮, 本縣阿美族人口在四萬三仟餘人。在原住民各族中漢化最深,早已習慣顧犛耕及實施灌溉,尤以南部阿美族之進步為最快,採母系制度,子女從母,夫從妻居,在年 齡階級制度中發揮了男性的權力慾望。身體較其他諸族高。

排灣族:

排灣族分佈區域北起大武、南達恒春、西起隘一線、登至太麻里以南之海岸三角地區,全臺人口六萬七千餘人,分別居於屏東縣之三地、瑪家、泰武、來義、春日、獅子、牡丹鄉以及本縣之全峰、達仁、太麻里、大武等鄉,本縣人口計一萬肆仟九百餘人。
該族顯的特徵為其貴族與平民之分的階級組織與整個生產經濟形態特色,乃由封建土地制度所形成的地主貴族佃農的階級分劃與租賦服役制度。其財產繼承權,總是保持在直系的家系中。 排灣族之工藝製作,由於貴族制度之發達,在衣服裝飾與雕刻上有特殊的發展。在服飾上有剌繡、貼布、珠工等技巧。喜歡用橙黃、檸檬黃和翠綠的顏色。在雕刻方面,有石雕和木雕之分,除了幾何文之外,並以人頭人像和蛇人為其主要紋樣。
親族組織在臺灣原住民族中最複雜亦最具特殊性。因其親系法則,既非父系亦非母系,實建立在長系繼嗣與旁系分出之家氏系統制度上。此種兩性平權之長系中心制度,除去玻利尼西亞,似乎極少見。

布農族:
布農族

布農族全臺人口約四萬餘人,目前分佈於南投鄉之仁愛鄉;高雄縣之三民鄉、桃源鄉;花蓮縣萬榮鄉、卓溪鄉;以及本縣延平鄉、海端鄉等,本縣人口約八仟二百餘 人。其原始據地在玉山以北,中央山脈以西之丹大溪及郡大溪流域。近代始向東部和南部遷居,移住地域甚廣。在所有高山族中,其居住的高度最大,垂直分佈在五 百至二千公尺之間,為典型之高山住民。因此他們的生活也與山有密切的關係。
生產方式以山田栗作和狩獵為主,山溪捕魚、家畜飼養次之,蔬果採集布農族仍盛行。工藝技術最主智有 木、削竹、藤竹編籃、結網、織麻、揉皮等。
父系氏族制度也是布農族特色之一。嚴守一夫一妻制,婚後妻從夫居,子從父住。家族是氏族組織的基本單位,其基本性質是父系繼嗣。氏族功能,除外婚法則外, 仍以社會連帶關係與象徵性社會行為為基本特質。例如氏族有共同獵場,共同獵肉,共守喪忌、共負法津責任的單位。 布農族親屬之稱謂制度,為典型之馬來式分類制。

卑南族:

卑南族以臺東平原為主要居住地,在卑南溪以南、知本溪以北之海岸地區,全臺人口約一萬餘人,居住本縣約計六仟四百餘人,均分佈於本縣卑南鄉境內及各村落,形態是農耕間狩獵。最值得注意的是他們雖然居海濱,卻不懂海上捕魚。因接受漢化較早的關係,已是從事水田稻作之民族。
過去卑南族,排灣族與魯凱族被歸為一族,那是基於該三族的社會文化多相似之處,可是他們的語言不能互通,風俗習慣也有很多差異的地方,所以應是三個獨立的 族群。三族在物質文化的相似處,都有以木材為材料的雕刻品;親屬制度都是屬於玻利尼西亞型;卑南族行長女繼承,長女承家,餘女以及所以男嗣都婚後離家,再 加上卑南族行從妻居,且次女以下婚後必須與長女同住一段時間,因而表現出女性在第一等親屬範圍內所佔的優勢。

雅美族:
雅美族

雅美族人口約三千餘人,聚居於臺東東南方四十九浬之蘭嶼島沿海岸三個村。因孤懸海中與它族幾成隔絕,故為保特固有文化最多之一族,且具有傳統信仰,亦為臺 灣唯一之漁獵原住民族。生活方式漁獵、水田植芋、山地旱作為特徵,且固有一切生活器具衣飾皆自給自足,亦知山羊放牧。製陶、造船與製銀十分精巧,尤其是造 船為一種專門化的集體工藝,是男性工作,女性絕不參加。雖然他們不知冶銀,卻能以西班牙和日本的銀幣為材料,作成他的銀盔和首飾等。
社會制度並無統一領袖,在本省原住民族群中為極特別之一族,致於其居住方式,為原始半地下室低屋與新式水泥參見。
雅美族六個聚落皆位於海灘潮線以上之半山坡地,聚落前面下坡約二、三百步處,為停泊漁船之海灘,村落二側與背後為水芋田,水芋田上層水渠系統,山渠上方山地各為父系群之栗田,藷田與造林區。

魯凱族:
魯凱族

魯凱族世居阿里山、玉山以南、大武山以北之山地、高屏溪之上游濁口溪、以及位於中央山脈東側之大南溪流域。全臺人口約一萬一仟餘人,現在分別居於屏東縣之三地、霧臺兩鄉,高雄縣之茂林;以及本縣之卑南鄉東興村,本縣人口約一仟六百餘人。
該 族與中南部原住民各族一樣是從事山田農業兼狩獵、捕魚及採集的民族。其固有土地所有、使用制度與排灣族一樣。家屋構造也與排灣族相同,以板岩片為主要建材 的石造家屋,也以家宅、家氏為親屬關係發展的基本要素,惟以男性長嗣承繼為正則,無男嗣時則由長女代替。也有貴族與平民之分的社會階級。
在藝術表現上,與排灣族相同。在雕刻方面,尤以臺東縣卑南鄉的東興社區之木雕為臺灣原住民各族中最具特色。其最常用的人首蛇身,而其紋樣喜用兩蛇相背紋、太陽紋,巨形穀桶與長方形木板之雕飾。是魯凱族最具特色的雕刻器物。

個族群形象圖

阿美族簡介

簡介

阿美族海祭

提起阿美族,大家常會聯想到他們盛大的豐年祭和具有親合力的歌曲舞蹈,以及他們華麗的傳統服飾。阿美族的體型較為高,且頭長而鼻扁,漢化較深,早已有農耕的習慣。阿美族人在運動場上也有傑出的表現,如聞迷全臺的籃球博士鄭志龍及投入日本職棒的郭源治等人。 傳統的阿美族社會為母系社會,所以家裡的事務都由女主人做主,而男人則從事部落性的政治活動或捕魚、建築,阿美族家庭女子的強勢作風與男子的溫順性格,與傳統的漢人社會完全相反。早期在阿美族人的想法,認為入贅是一件光榮的事情,以藉此機會改善女方家的生活,對於今日兩性平等的社會,相信廣受女子的青睞,但是阿美族人日漸受到漢人文化的影響,入贅婚漸漸減少,母系社會的文化特質也漸漸淡化。

分佈

阿美族主要分佈於花蓮、臺東兩縣,臺東市是阿美族人口分佈比例最高的地方,其次是花蓮光復鄉、吉安鄉、臺東縣的東河鄉及成功鎮。分為北部群、中部群和南部群。北部群包括南勢阿美,中部群包括秀姑巒溪及海岸阿美,南部群包括卑南及恆春阿美。阿美族分佈在中央山脈東側,立霧溪以南,沿太平洋岸的東臺縱谷及東海岸平原。包括臺東縣的東河、池上、關山、長濱、成功、卑南、臺東市、花蓮縣新城、吉安、壽豐、鳳林、光復、豐濱、瑞穗、玉里、富里、屏東縣牡丹、滿州等十九個鄉鎮市。阿美人大部份居住於平地,只有極少數居於山谷中。總人口數大約有十四萬人,是臺灣原住民中人口最多的一族。阿美族人口約十四萬六千多人(臺東縣約四萬四千餘人),其中分佈於山地行政區者僅占百分之零點五,其餘居於平地。 

從地域、習慣及語音的差異,分為下列幾個部群:
北部阿美(南勢阿美):
在今花蓮縣鳳林以北至花蓮市之間,又稱為南勢阿美。如壽豐鄉、吉安鄉均屬之。
中部阿美:
由於海岸山脈的隔,又分為海岸阿美(如豐濱、大港口)與秀姑巒溪畔的秀姑巒阿美(如瑞穗、奇美)。
南部阿美:
居住於臺東平原附近,也稱為臺東阿美。如臺東市、馬蘭、都蘭一帶。

個族群形象圖

卑南族簡介

簡介

卑南族猴祭

卑南族在人口上來說,是一個小族,近 約一萬餘人(臺東縣約有一千六百餘人),但卑南族卻是一個強悍的族群,清領時期有八社,在臺東很有勢力,被封為「卑南王」。 卑南族屬於母系社會,男子入贅女方家,這樣的習俗也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有所調適。以結婚為例,目前大都是從夫居住的父系社會的婚姻法則。孩子們的姓氏也以父親的姓氏為主,有些家庭則一半從父姓、一半從母姓。卑南族的社會裡 有二個領導人物, 一個是男祭師負責主持部落性的重要祭儀;一位是政治領袖, 由村子裡領導能力強的人來擔任,負責部落裡重大事情的協調者,亦是人獵祭、爭戰的領導人物。目前男祭師依然沿續傳統的職責,在部落裡受人敬重;政治領袖則因現代行政體系的介入在各村的職權消長也有所不同。

分佈

卑南族分佈於臺東縣卑南鄉及臺東市,共分為八個社,包括知本里、建和里、利嘉村、泰安村、檳榔村、美農村、初鹿村、南王里、溫泉村,昔稱「八社番」。人口集中在臺東縣,其中以臺東市比例最高;其次是卑南鄉,總人口數大約九仟多人,卑南族人數雖少,但在清領時期是臺東最有勢力的族群,被封為「臺東王」。

個族群形象圖

布農族簡介 

簡介

阿美族海祭

布農族人口約四萬一千多人(本縣約有八千三百餘人),約有六十個村落,分佈於南投縣、高雄縣、臺東縣、花蓮縣等地。其原始據地在玉山以北,中央山脈以西之丹大溪及群大溪流域,近代始向東部和南部遷居。生產方式以山田粟作和狩獵為主,山溪捕魚、家畜飼養次之,蔬果採集仍盛行。工藝技術最主要的有木、削木、籐竹編籃、結網、織麻、揉皮等。父系氏族制度也是布農族的特色之一。嚴守一夫一妻制,婚後妻從夫居,子從父住。家族是氏族組織的基本單位,氏族有共同獵場,共同食獵肉,共守喪忌、共負法律責任的情形。

分佈

布農族居住於中央山脈兩側,海拔一千公尺以上,是典型的高山民族。據說,最早居住於鹿港、斗六、竹山一帶,後來漸漸往高山遷移。目前所知的最早的居住地是南投縣的仁愛與信義鄉。十八世紀時,世居南投的布農族開始大量的遷移,一是往東遷至花蓮的卓溪鄉、萬榮鄉,再從花蓮移至臺東的海端鄉與延平鄉。另一支沿著中央山脈南移至高雄的三民鄉與桃源鄉以及臺東縣海端鄉的山區。

布農族共分為六個群,均居住於南投一帶,分別是卓社群、郡社群、卡社群、丹社群、巒社群以及已被同化的蘭社群(takopulan),分布在臺東縣海端鄉的布農族屬於郡社群。總人口數約三萬七千多人。

個族群形象圖

雅美族 

由來

雅美族

雅美族人口約四千人,聚居在臺東縣蘭嶼島上,因孤懸海中,與他族幾成隔絕,故為保存固有文化最多之一族。因地理位置與環境的關係,使雅美族呈現出頗貝特色的生活型態,賴旱作、漁獲兼放牧山羊維生,一切生活器具、衣飾自給自足。為因應炎熱的氣候,居所為半地下式住屋;在衣著上簡便之外亦有強烈的民俗風格;而其木雕技巧與圖紋自成一格,在在皆表現其特殊的風情。

個族群形象圖

排灣族簡介 

簡介

布農族打耳祭

排灣族為臺灣原住民中之第三大族(僅次 於阿美、泰雅二族),人口六萬七千人(本縣約有一萬四干五百餘人)。分佈在臺灣南部,北起大武山,南至恆春,西起隘寮溪至枋寮,東至太麻里以南之三角地區,而傳說中以大武山為其祖先發祥地。排灣族有嚴謹的貴族制度,階級分明,其裝飾工藝頗為發達,尤其長於木雕,百步蛇是排灣族的代表圖案。

分佈

排灣族為臺灣原住民中之第三大族(僅次於阿美、泰雅二族),人口六萬七千人(本縣約有一萬四干五百餘人)。分佈在臺灣南部,北起大武山,南至恆春,西起隘寮溪至枋寮,東至太麻里以南之三角地區,而傳說中以大武山為其祖先發祥地。

排灣族以臺灣南部為活動區域,北起大武山地,南達恆春,西自隘寮,東到太麻里以南海岸。分為Raval亞族和vutsul亞族;vutsul群又分為paumaumaq群(北排灣族)、chaoboobol群和parilario群(南排灣族)、paqaroqaro群(東部排灣)。排灣族人口集中屏東縣,以來義鄉人口最多。瑪家鄉、三地門鄉、泰武鄉、春日鄉、獅子鄉、牡丹鄉及臺東縣等行政區也都是排灣族分佈地。總人口數約六萬餘人。

個族群形象圖

魯凱族簡介 

分佈

布農族打耳祭

魯凱族人口約一萬一千人,居住在中央山脈南部的山區裡,分佈在屏東縣的三地鄉和霧臺鄉,高雄縣茂林鄉的多納村,以及臺東縣卑南鄉大南村、金峰鄉等地(目前居住本縣人數約一千二百餘人)

魯凱族主要居住臺灣南部中央山脈的東西兩側。住在西側為分佈在老濃溪支流濁口溪的下三社群,以及分佈在隘寮溪流域的西魯凱群,以海拔五百至一千公尺的山區為主要居住地;住在山脈東側的一支則分佈在呂家溪流域,稱為大南群或東魯凱群,居住在臺東平原邊緣地帶。魯凱族分佈在屏東縣和臺東縣。屏東縣霧臺鄉人口數最多,其次為臺東縣卑南鄉,再來是高雄縣茂林鄉及屏東縣三地門鄉。人口總數約為九千多人。

個族群形象圖

噶瑪蘭族簡介 

簡介

噶瑪蘭族人是現今臺灣平埔族群當中族群意識強烈、文化特質最鮮明的一群人。十五年來,噶瑪蘭族人為爭取復名,四處向地方、中央政府陳情,為了能展演噶瑪蘭族的文化特色,噶瑪蘭族人動員族中耆老、婦女、青年,無畏舟車勞頓,也不惜將神聖私密的kisaiiz(除瘟祭)公諸於世,到臺灣各地表演,為的只是讓一般大眾、政府見識我們的存在,早日完成復名大業,無愧於在流離失所中黯然死去的祖先。 噶瑪蘭族人最可貴、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在於日常生活作息中保存了噶瑪蘭文化。以新社族人而言,保留了噶瑪蘭語言、風俗(如新年祭祖palilin)、以metiyu為中心的祭儀(如pagalavi,patohoka等)、以及與農漁業相關的祭典(如入倉祭、海祭),噶瑪蘭族人也恢復或創造了一些傳統文化(如歌謠舞蹈、豐年祭,香蕉絲織布等),還建構出與噶瑪蘭族人相關的族群圖騰(如大葉山欖gasop等),即使擁有這些特質,官方和一般社會大眾還是不斷地質疑噶瑪蘭族的存在,不是稱噶瑪蘭族人完全「漢化」,就是指噶瑪蘭族人是「即將消失的族群」,讓噶瑪蘭族人深刻地感受到社會對噶瑪蘭族人的漠視與不尊重。

分佈

自二00二年六月至二00二年八月,「噶瑪蘭族復名推動小組」歷經三個月實地調查結果,自我認同為噶瑪蘭族總人數為一千七百零五人,其中具有原住民身分者一千零七十三人,未具有原住民身分者六百三十二人。

族人居住地大多集中在花蓮、臺東兩縣,其餘分布在臺北縣、臺北市、宜蘭縣、屏東縣、高雄縣、高雄市、彰化縣、臺南市、臺中縣、桃園縣市、新竹市等。

新社、立德、大峰峰、樟原、佳里宛等部落是現今花東地區噶瑪蘭族人較集中、文化保存最完整的,然而受限於地理環境,族人齊聚不易,加上受到現代化的衝擊,以及族群身分的曖昧不明,使得先祖遺留下來寶貴的文化資產急遽流失,噶瑪蘭文化傳承遭受前所未有的斷層。(節錄於Ai Mi Na KAVALAN 噶瑪蘭族復名陳情書)